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伽/魔伽】Stand(战损)

  Stand
  
  △短打ooc 无cp 战损片段 流血有断臂有注意
  △断臂处理方式来自FLLFFL老爷子
  △想不出谁能和伽互怼成这样就……我流魔伽都ooc 没救了 “他”为魔伽
  △痛觉拘束和人造血液是我流私设 可以戳这里
  
  
  光剑似乎架不住战戟。
  势均力敌倒是没错,但他的攻势显然要更加疯狂,不规避伤害,不躲闪刀刃,使得这种局势下伽罗攻守皆不得当,眼看是落在下风,但实际上,两人身上的伤口都只多不少。
  交叉架在头顶的两道光剑被战戟压的轻颤,力压泰山,错也不是还也不是,而他似乎偏要这样分个高下,手上力度不减反增,刀戟摩擦的声响伴着轻蔑的笑声在伽罗耳边放大,手臂上的伤口在过大的力道下崩裂开来,此等境况下,是以退为进还是迎势而上,都由不得他接着踟蹰。
  伽罗握着光剑的手几不可查的细微变换,迎着他夸张的笑意,心底陡然升起的不妙让伽罗欲伸手挥开战戟,可戟尖上汇聚的能量已经近在眼前,直指胸腔中央的能源核心。
  光剑击在战戟三寸,顷刻间的你来我往却没能将之击飞,伽罗左手蓝光涌动,光剑在戟身绕了几匝,最终化为锁链将他的右手紧紧禁锢,右手光剑在伽罗手中转了个来回,岂料竟被反手向前掷去。
  战戟能量爆发的强光将二人一并裹挟入高温的白焰之下。
  一切都在火光电石间完成,他甚至没能看清伽罗的动作,便被一股莫名的力贯的猛然倒飞而去,狠狠击在背后的墙壁上。低头间,伽罗的光剑赫然贯在他胸前,只差一点,便是与他相同位置的能源核心。他右手还握着战戟,只是……
  对面的伽罗已然半跪在地,仅剩的手紧紧攥着左膀的断臂处,人造血液争先恐后的流出,断裂的电路和蓝色电弧噼啪围绕在他身体一侧,被赋予的疼痛和血液流失的负面效应开始打乱他的心神。
  光剑化为能量重新掠回伽罗体内,而他也因故离开了墙壁,胸前的血洞汩汩流着色泽浑浊的血液,可他依然脚步稳健,扯开了战戟上的锁链和伽罗的左臂,施施然的朝断臂的战神走去。
  不惜硬接下战戟的伤害,借着战戟的能量将他反打,这种不留后路的方式他倒是很欣赏,只是可惜,准头还是差了点。
  “看看你那愚蠢的限制让你多狼狈——”
  伽罗在喘息声中辨出了他的声响,阿德里星人的痛觉拘束与血液系统在这种时候前所未有的被深深厌弃,没了这些,他们便可以无视苦痛,战场之上,博弈之间,凭借超人的战斗力,他们可以轻松取得胜利,而不是像现在这般,被莫须有的疼痛和虚弱禁锢在原地。但如果没了这些……伽罗看向胸前已经被血液染成一塌糊涂的人,笑容癫狂,毫无人性,毫无感情可言,他是个疯狂的战斗机器,也是个没有灵魂的邪念化身。
  “还要坚持吗?”他如是说着,战戟在身侧划出个愉悦的弧度,仿佛在隔空比划着从哪里解决伽罗好让他死的更像战神一点。
  “你已经没有……”他的话在伽罗的动作下戛然而止。
  火焰自伽罗手中汇聚,他看着伽罗毫不犹豫的将烈焰按到了伤口处,令人牙酸的滋滋声,伽罗紧咬的牙关,孤注一掷的眼神,一并合着做梦二字将他击的心头狂震。
  烈焰生生将伤口烤焦,可也切实让血液不再喷涌而出,电路中断,人造皮肤一片焦黑,疼痛到极致无非只留下了颤栗和透骨的冰凉,反而让伽罗清醒万分,他该不该坚持,该不该继续战斗。
  他看着伽罗站起,看着他用仅剩的右臂握住了光剑,于是他便也大笑着将手中的战戟刃面一转,胸前的血洞像是缺失了心脏,唯有癫狂的战意能将他再次填满,迎着陡然袭来的光焰,笑意与话语一并被击碎在刀剑铮鸣中。
  
  “你也是个……疯子……!”
  
  —End—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