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开宝/兄弟组】玻璃柜中

请大家激情嗑爆 是世界宝藏是可以写万字长评的粮!!!!兄弟组不足我真的被从饿死边缘拉回来qwqqq

浅海行走:

*粮木的S11兄弟组亲情向 弧前存档 
*遍地私设和ooc
*来不及修改了 可能有bug 两兄弟出场又太少 基本是盲目分析 如果可以的话→ 
 
 
玻璃柜中 
 
他从很久以前就在想,也许应该让哈迪斯做哥哥。 
 
早些年斯坦一家总被人说幸运。在这个家家都是独生子女的年代有了一对双胞胎,可不让人羡慕么。斯坦和哈迪斯听这话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某次亲戚提出来,哈迪斯便站起来说,唉做双胞胎苦啊,有个双胞胎,开学第一天自我介绍也是第一个被人记住。说着还清了清喉咙掐尖嗓子模仿了一句:你瞧嘛,那就是几年几班那对双胞胎啦。不小心犯错了也容易被人抓住——毕竟双胞胎实在太显眼了,就算喊不出名字,全年级的人都认识。连陌生的老师,都喜欢找他俩开涮,要不是他哈迪斯脑袋灵活,指不定就栽了。他痛心疾首地一摇头:这个哥哥谁要谁拿去吧。说完把斯坦抓过来说身高一米二体重四十一无不良嗜好斯坦一枚,现价十块一公斤,你要不要买?听得亲戚们简直要笑倒在地上。 
斯坦后来问他你是真的不想要我这个哥哥么,问的时候还扯着笑容,生怕把自己心里那点小恐慌给流露出来了。哈迪斯听完一愣,转头就开始笑他,说我开玩笑的你怎么先信了,这那能啊这么好的哥哥我上哪儿买去,没一百块我可不给别人的。斯坦便也作势要追着他打:这怎么比刚才还掉价啦,站住站住你说清楚,要是我只值一百块,那你自个儿也只值一百块。结果这下就换成了哈迪斯追着他打,边追便喊斯坦你是不是胆儿肥了竟然说我只值一百块信不信我记小本子里! 
 
斯坦不是很清楚做家里唯一的孩子是什么感觉,却总听同班的小孩儿讲,有一个兄弟就是有人陪你玩。 
这话是真的,更别提这对兄弟还比谁都要好了。两兄弟一天到晚形影不离的,哈迪斯要做什么总不忘把他也拉上。早些年不分房睡,两兄弟的床并排靠着。生日时爸妈买了两个长筒望远镜,结果第二天早上斯坦一睁眼,就对上弟弟近在咫尺的紫色瞳孔。隔着小圆玻璃那只眼睛被缩放到只有指甲盖大小,还朝他眨巴两下。斯坦当时就吓得跳了起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泰迪熊身上。哈迪斯快笑翻了,事后还一脸惊奇地和斯坦说真是说连对方脸上的毛孔和哈喇子都瞧得见。斯坦也真是脾气好,听了这话还半信半疑地说真的吗我能也看看吗,哈迪斯想了想说行吧这样挺公平的,不过就这一次哦,还很贴心地帮斯坦架起了望远镜。望远镜的长度架在两张床中间刚好合适。斯坦眯起眼睛,玻璃片彼端哈迪斯朝他笑的样子穿过望远镜内部漫长的黑暗隧道到达他的眼底,清晰而坦然。 
哈迪斯有些时候自豪地和人吹嘘说他们对彼此了解得就像是对着平面镜里自己的影子。之后无数次哈迪斯对他的了解让他在追捕过程中屡屡碰壁,但是在当时,这却是一种让他觉得兴奋的安心:世界上是有人真的理解他的。可每次听完哈迪斯的话,斯坦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倒不是说这话有错,哈迪斯看他的心思是隔着玻璃瞧,他却不觉得自己能了解哈迪斯了解得那么透彻。对方实在是比他聪明伶俐太多了。 
原本这只是一种预感,没想到后来还真的被他自己应验:哈迪斯对他而言像是太阳,若是只能看见过于耀眼的光,就很容易看不见太阳表面危险的气旋和黑斑了。 
 
镜中的世界,一切都是相似却翻倒的。这点和他们俩很像。 
小时候哈迪斯喜欢拉着他玩身份互换的游戏,把衣服一换假发一戴就想瞒天过海。做弟弟的对此十分擅长,眼睛低垂唯唯诺诺的样子,照爸妈的评价,就是比斯坦还斯坦。但要换过来却很难:哈迪斯那样桀骜不驯的眼神,斯坦是怎么都学不像。结果每次都是他这边穿了帮,还被哈迪斯说像是模仿老鹰的鸡。 
“哥哥啊,你可得再帅气一点!”哈迪斯伸手来扯他的嘴角,“得这样笑——啧,怎么还笑得这么僵硬,再怎么说你也是我哈迪斯的哥哥,骄傲点嘛!” 
有时为了赔罪,这一天斯坦就会和他玩哥哥游戏。两兄弟换了身份,哈迪斯占着家里的电脑玩儿,斯坦听哈迪斯对他发号施令,帮他的朋友们跑腿买饮料。他扛着半打饮料瓶,爬楼梯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却仍然乐在其中——他总在被年纪小的鼓励,能够帮哈迪斯做点事情,也算是真正地承担了先出生的责任。做哥哥果然还是得让着弟弟的嘛。没想到下一秒哈迪斯就出现在他面前。 
“谁喊你去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抢着接了他一半的负重。 
“呃……你那些朋友说,你要我帮你们买饮料?” 
哈迪斯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你干嘛听那些废物使唤啊?”哈迪斯说,“你听我亲口说了么?” 
“……没事,那就当我待客了,”斯坦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生气,“你别发火,他们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哥哥,我是在袒护你啊!”哈迪斯朝他吼,一甩手饮料瓶随着吓人的动静狠狠砸在了地上,“那些废物的死活我管得着么!可你是我哥!他们哪里值得你去做这些,你使唤他们还差不多!” 
“瓶子……掉了……”斯坦被他揪着领子,怀里还抱着那些瓶瓶罐罐,不得不微微驼着背。哈迪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恨得咬牙切齿。 
 
“你爱怎样怎样吧!” 
他瞧着斯坦半跪着放下怀里的东西,再把剩余的一个一个捡回来码整齐。撇着嘴,不情不愿地插手进来,帮斯坦拿了大半,而后者望着哈迪斯大步向前,只丢给自己一个背影的样子,忽然觉得他的心思也是好猜的。 
 
哈迪斯是光芒四射的天才,所以也是天生的领导者,总能吸引到各种各样的人围绕在他身边。最开始他玩儿的是小孩子间的潮流,时下最热的运动和游戏,迅速地掌握,并且做到无人能及的地步,后来这些没有了挑战性,就改去钻研真家伙——比如武器,比如软件,比如去做星际刑警。 
最开始其实是斯坦先知道了考警校这回事。看电影时见到维护正义的英雄威风凛凛、带着自信的笑容帮助有需要的人,他总是万分向往。虽然知道成为那样的人对他来说没有多大可能,但是闲下来的时候,心思也不自觉地往那边飘。他拉着哈迪斯做警察抓小偷的游戏,两兄弟都想做探长,不过最后总是变成互相让着。输赢是五五开,但斯坦总觉得哈迪斯不过是让着他,弄得哈迪斯哭笑不得,骂他怎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程度,有的时候哈迪斯自己想赢还难呢,怎么就成了特意让着他了。斯坦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也不是不能做到。 
有这样优秀的弟弟他觉得骄傲,但是同时也知道自己做哥哥的不能就这样被落下,可要继续努力追赶才行。哈迪斯给了他做自己的勇气。于是某个下午他终于带着收藏了很久的宣传海报去找哈迪斯:“我们去考警校吧。” 
 
哈迪斯看重的估计是这事的挑战性,听到只招最优秀的学生一下子来了兴趣,他却一心一意地想要帮助人。他难得那么坚持一个事,哈迪斯和他爸妈都有些惊讶,但是要说服父母带着他们去报私校和格斗训练班,最后还是靠了哈迪斯。 
双胞胎中更聪明和优秀的那一个总是能得父母偏爱的。对于哈迪斯,父母是恨不得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他,什么都顺着哈迪斯的心意。亲戚来了也是先吹自家的宝贝小儿子,漂亮的头衔说了一长串,并逐年逐年的叠加。斯坦站在离哈迪斯仅仅半尺的地方,看着后者坦然而高傲地接受亲戚们的赞美,带着轻蔑的笑容。 
这种偏爱不能明说,却难以避免。怪的是,哈迪斯虽然脑袋聪明,却从来没有意识到这点。斯坦呢,又的确觉得自己不如弟弟好,要是因为自己,把哈迪斯给耽误了可不行。事实上他总是在试图追上弟弟的步伐,为此多下了不少苦工。既然他是早出生的那一个,父母要偏心哈迪斯,也是没办法的事。大约是父母为了自我安慰,连带着斯坦也沾了光,有哈迪斯一份的东西,干脆也给他一份,比如私校的名额。 
他们报的私校管得严,分班也是按面试的成绩来。斯坦一遇见这样的事情就紧张,哈迪斯好劝歹劝没有结果,恨铁不成钢地扯着他押题、背哈迪斯自己准备的答案,甚至拜托了朋友陪斯坦模拟,直背到把哈迪斯摁在椅子上转十圈再问都能脱口而出的程度。 
斯坦倒也希望能够和弟弟分到一个班,但是哈迪斯越是这样帮他,他越是觉得自己不值。就算他真要成功了,那也是因为哈迪斯厉害,和他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当天哈迪斯是先考的。到考官喊下一位考生进去之前还有一点时间,哈迪斯一出来就给斯坦做了个眼神——在两兄弟之间,这是在暗示他有话要讲。斯坦扯了个理由说自己要去洗手间,果真在那儿遇见了本来是从反方向离开的哈迪斯。 
哈迪斯是要告诉他,有一道题他们没有提早做过准备。 
“——但是没关系,”哈迪斯说,“我现在告诉你一个答题的框架。听我的,这样答准没错。” 
那道题目不难,可是斯坦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沉重地堵在胸口,在他心里投下层层阴霾,最后终于明白,他打心里还是想要真正地和弟弟并肩,凭借自己的能力,一同骄傲地考进警校…… 
“那么,请问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 
“好……好的!”他战战切切地回答,心砰砰直跳,一时间竟忘记了自己面前的是考官,这是一场多么重要的面试。只有那一个念头清晰如白昼——解法不止一种,而我也有我的答案。 
 
“哥哥,我们被分到一个班了!”一个月后哈迪斯拿着两个人的成绩单来找他,“……嘿,要赶上我还差点,不过我看了一下,最后那道额外的题,你的分数比我还高一点呢。” 
他听完眼睛都亮了,当即就兴奋地拥抱了自己家弟弟,要不是哈迪斯制止也许他还会把对方抱着旋转一圈儿。被突然袭击的哈迪斯直接就整个人僵掉了,斯坦最后放开对方的时候,哈迪斯满脸都写着嫌弃——不过,他终于还是没有把对方推开。“哈迪斯,”斯坦说,“那时候你走得急,我没来得及和你讲。其实最后那道题目,我也有自己的想法……” 
哈迪斯诧异地听他解释自己的答案,呆了一秒,却很快回过神来:“真不愧是我哥哥,我就知道你是特别的。” 
“……我知道你是特别的。”哈迪斯又重复了一次。斯坦还在兴头上,却隐隐觉得对方的神情有些捉摸不透。他没有细想,只是挠头,像从前那样,朝对方不好意思地笑笑。 
 
招生考试那天也不过是平常的日子。这次哈迪斯没有拉着他准备,兴许是有了上次的经验。哈迪斯对他的信任,让他也想稍微试着去相信自己。但是考前的焦虑还是如约而至。考试前夜他辗转反侧,整晚半梦半醒,闹钟响起时只觉得脑袋从没有这么昏沉过。梦魇仿佛有了实体般地压在他的肩膀上,只能靠勉强背诵条例来稳住心神。 
这不是什么好的开始。他想。但是他一定要成功。他一定要和哈迪斯一起、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骄傲地考进警校—— 
哈迪斯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胡萝卜:“我相信你一定会考上的。”他困惑地看着弟弟:哈迪斯从来不相信鬼神和魔法。可既然是哈迪斯的话,他就全盘相信。 
他狠狠地朝着胡萝卜咬下去。闭上眼睛。 
 
世界翻转。 
 
他出了面试室就跑着去找哈迪斯,想要告诉他自己考上了现在他们能够一起去做星际刑警了。可哈迪斯看着他的眼神愤怒又不甘。 
“……他们怎么会选择你这种人!” 
“……哈迪斯?” 
“你不是我哥哥!” 
他愣在原地望着哈迪斯跑远,浑身冰冷。 
 
那是他们很长时间内唯一的一次对话。 
哈迪斯落选后立刻就去考了一个住宿学校。斯坦后来知道,虽然那间学校不见得是顶尖的,却离家足够远,一个月回家一次。假期很快结束了,警校也是封闭式,得住宿。走前他提着行李站在哈迪斯房前,敲响了门想说再见,门却自己开了。里面空旷得可怕,连被单都给撤走了。母亲听到动静上楼来,告诉斯坦那孩子早晨更早的时候就离开了家。 
房间里除了冷冰冰的家具之外,就只有白墙上挂着的海报残片——那是哈迪斯贴在墙上三年有余的、他送给哈迪斯的招生宣传。现在它被撕碎了,穿着警服的卡通小人的头不见了,只剩一个单薄的身子。他看着看着就开始笑,笑得坐在了地上,用手遮住眼睛。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哪里有什么自己的力量呢,都是哈迪斯。最初他连去参加的勇气都没有,是哈迪斯给了他那一点希望。 
他算是什么哥哥呢。 
 
他回家的时候总是见不到哈迪斯,偶尔遇上,对方也是一回家就把自己锁进房间,瞧都不瞧斯坦一眼。电话也不成,他听母亲说哈迪斯的学校会没收手机,难得几次打电话回家要钱,还是用的学校的固话。他进警校第三年,哈迪斯要从高中毕业的那一年,弟弟和家里断了联系。 
 
噩梦中他被锁在满是镜子的方盒里,看往四面都是倾斜错位的哈迪斯的脸。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容猖狂地朝他笑,笑着笑着开始嘶吼,几乎要打碎镜子爬出来掐住他的脖颈:斯坦、斯坦,如果没有你这个哥哥,我会不会过得更好啊。蜘蛛网一样的裂痕随着他的每一下敲打扩大,直到斯坦再看不见他的样貌。 
如果没有他这个哥哥,哈迪斯会不会过得更好呢。 
但是覆水难收,斯坦醒来对着镜子,好笑地想自己竟变成了家里唯一的孩子。 
这其实说不定是个好梦。至此他与哈迪斯共同度过的时光已经不如分离的时间长,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越发变得不一样了,好歹在梦里,弟弟的面容清晰了一瞬,好像昨日还隔着望远镜就能瞧见。 
若是下次再做这个梦,也许他会上前打碎玻璃。 
 
后来他想兴许被困在那个玻璃柜中的不止是他,哈迪斯也是一样。全世界都在赞美他的天才和优秀,给予他掌声和鲜花,却从没关注过他是谁,他是怎么样的人,孩童的残忍是否被过分的骄纵放大。 
他是被父母放在玻璃柜里的展品,内里变成什么样子只有他这个离得最近的哥哥清楚,可是即便如此,斯坦仍然错过了那样的机会——他那时候还是太小了。而在后来哈迪斯迷茫不知前路的时候,他没有留在对方身边,而是去自顾自地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了。为此他无法原谅自己。 
从前两兄弟隔着玻璃对望,轻而易举地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思,而现在那存在于他们中间的玻璃裂开了。最开始只是一条细缝,但是只要一个契机、一次不受控制的恶意流露,就会变成难以愈合的伤疤。 
随着他们的渐行渐远而蛛网样蔓延开来的不信任和猜忌,密密麻麻地叠加而上,直到视线范围内只剩乳白色的模糊影像,直到他看不清另一边的光景。 
这裂缝再不能修补完整。 
 
 
Fin
 
 
 
惯例碎碎念。 
原作两个人互相模仿,不知道兄弟眼睛颜色的区别的人都被骗了过去,所以就觉得小时候一定也玩过这样的游戏。因为理解,所以两边都能够模仿得很像。但是同时,信任又是非常脆弱的东西。要是有了隔阂却没有修补好,分歧便会变得越来越大。 
关于父母的偏心。斯坦其实是更需要照顾的一方,但哈迪斯是个很记仇的孩子。要是从小觉得父母偏心斯坦,两兄弟童年的关系,应该不会像动画中表现的这么好。再结合哈迪斯的性格,我觉得比较合理的解释是父母更偏心哈迪斯、喜欢用成绩来判断孩子,所以才会有他这样的性格。 
我理解的哈迪斯像是那种被惯坏的孩子。觉得很多事情都理所当然,世界围着自己转。要是真的失利了,只会怪别人。而且看原作,他那时候年纪还小,很多恶意是自己没有感觉到的,最初只是天真的自私,却被父母的娇惯放大了。说兄弟之间感情淡薄不至于,我觉得哈迪斯对斯坦的帮助,有几分是因为这是作为一个‘优秀的天才’该做出的举动。他是只关注成绩,却没有关注心性的教育方式所培养出来的‘玻璃柜里’的孩子。所以哈迪斯这个心性没有当上刑警是必然。如果斯坦是因为自卑过,所以理解弱者,哈迪斯就是从始至终是高高在上的:这样显得我优秀,所以我这样去做。但是哥哥也的确是好,好到哈迪斯那么骄傲的人也忍不住得对他好。 
哈迪斯是肯定知道斯坦的才能的。我流理解的两兄弟是有平等的才能的。哈迪斯若不是打心里认同哥哥的才能,不会愿意和他并肩。但是,兴许正是因为他同时也看不惯斯坦的性格,才在无心之中说出了那样的话。 
我觉得哈迪斯和斯坦,虽然说是要好的兄弟,却其实不是平等的关系。哈迪斯是掌握更多控制权的那一个,能够把另外一方看得透彻。而斯坦看哈迪斯那边,却越发不知道那是真是假。这是斯坦的玻璃柜。因为知道对方是永远向着自己的,所以哈迪斯也对他很坦诚,但是后面在斯坦考上的时候,哈迪斯一下子失去了那种能把对方看得透彻的权利。 
总之基本大半是自己的过激瞎编……!!如果有逻辑混乱的地方一定是因为作者傻了请务必使劲吐槽!!!最后,我再也不说阿卡斯出场少难写了。

评论(1)

热度(57)

  1. 三阶高仿魔方浅海行走 转载了此文字
    请大家激情嗑爆 是世界宝藏是可以写万字长评的粮!!!!兄弟组不足我真的被从饿死边缘拉回来qwq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