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迷路组/宅博士】起舞

  起舞
  △是小和粗的迷路组!带博士!(博士戏份超级超级多我都不好意思说是迷路组(自杀

  △理工男永不为奴!!!(

  △是孤儿院背景,想讲一个梦幻的故事!(剧情是扯的,如果有不科学的地方把我枪毙就好(递枪

  △超级ooc不会把握角色and全是对话没有描写!!是去年年底看浅海厨迷路组就开的脑洞,昨天浅海提了一下才想起来拖到了现在orz半夜爆肝六千脑子也不太清醒就…本来是想着浅海生日当生贺什么的现在就当给浅海的考试应援了!orz

  

  夏日的街道总是不乏行人。

  宅博士倚在车站的栏杆旁安静的等待着,这条线乘车的人倒是不多,只是天太闷热,晒得人晕头转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一辆车经过了,宅博士低头看了看表,一声轻响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去,有什么掉在了他身前的栏杆外。

  他环顾四周,一个黑发的孩子微微蹙着眉头看向那处,然而栏杆下面紧贴着地,上面的高度他似乎也不太够的到。

  宅博士看着孩子隐隐有翻栏杆的意向,一言不发的赶在孩子动身前环顾了一下四周,有些踉跄的翻过了栏杆,捡起了地上那一小包东西,似乎是瓷瓶的碰撞声从布料内透来,与之相随的还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他一时半会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思索之间,他已转身隔着栏杆将之递给了那孩子。

  “是你的吧。”

  孩子低声道了声谢,只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见他脸色一变,改接为抓,陡然用力拽住了他的手腕,宅博士猝不及防,整个人被带着紧贴在栏杆上,而身后是车辆呼啸而过带起的劲风。他浑身一僵,随即手腕便被放开了。

  重新翻了回来,他有些窘迫的对孩子说着谢谢,心里忍不住的数落自己不小心。

  那孩子听到他说谢谢,牵了牵嘴角,似乎是不知说些什么,只抱紧了手里的东西,但最后他还是听到了那孩子的声音。

  “是我,谢你。”

  宅博士下意识的打量眼前的孩子,年龄很小,表情很少,细心,沉稳,又有礼貌,尤其是……眼神沉稳的有些过分,甚至不像是孩子。

  不知道这孩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他还在漫无边际的想着,对面的孩子却已然要告了别。

  他一愣,随后想着确实是该告别了,但他看着这孩子的眼睛和背影,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牵绊着他让他无法主动挥别,最后,那孩子化作一个模糊的影子,离开了他的地平线。

  而他要等的车已经来了,似乎也是在提醒他此行的目的。家里的三个孩子年龄尚小,他总不能一直待在外面,最好是尽快回家。而此行的目的地只有一个,就是本区的孤儿院。

  这甚至算是他的习惯。

  宅博士至今未婚,他几乎跑遍了附近几座城市的孤儿院,只要找到一些切实让他感到“需要”什么,并且是孤儿院无法给予的孩子,他都会在得到孩子们的认可后领养他们。

  一路上太阳还是那么大,车身摇晃得宅博士有些昏昏欲睡,眼前的景色被模糊成色块与光斑,直到白色的建筑猝然闯入他的视线内,他才猛然惊醒,该下车了。

  相比其他孤儿院,这家的环境算得上相当不错了。前门的绿茵上有孩子在打闹,看到他也没有立刻围上来,白色的球鞋沾了泥土,嬉笑声顺着夏日的热浪一并朝他席卷而来。

  现在似乎是孩子们自由活动的时间,走进大厅,凹陷的活动圈内有孩子和老师坐在一起读图画书,米白的颜色看得人心情舒缓,似乎高温都被阻隔在外了。

  宅博士没有打扰活动中的孩子们,转向接待人员了解了一下大致情况,随后跟着她参观一下院内的环境。了解宅博士可能要收养孩子,她带着他先去了一趟宿舍区。虽说是一群孩子住的地方,但也打理的井然有序,这会儿在屋里活动的孩子多半是不喜天气太热的,还有些孩子在整理物品,看得宅博士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断过。

  行到顶层再转了一圈,他远远望见走廊阴面的尽头有一个门关得紧紧的房间,现在天气炎热,房间都打开通风,这一个密闭的房间就显得格格不入,加之房门的颜色暗沉,总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那里面是?”

  侍者的脸色有些尴尬,眼神飘忽了一下才答道:“是……堆放的杂物……”

  宅博士仍然有些狐疑,但架不住侍者的热情引荐,朝着楼侧的楼梯走去。

  “——”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从那扇门后传来。

  宅博士飞快回头,不顾侍者的阻拦,径直跑到了那扇门前,门没锁,他轻易就推开了那扇门。

  房间在阴面,这时候外面阳光明媚,屋内却没什么光亮,他有些费力的在房间一角看见了碎裂的玻璃,和有些局促的收拾碎片的孩子。

  栗色的头发好像很柔软,略微卷曲的贴在他耳畔,蹲在地上的孩子有些不可思议的小,好像蜷成一团的猫一样。听到门开的声音,孩子有如惊弓之鸟一般全身抖了抖,随后整个人跳了起来,双手揪着衣角低头喊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是怎么回事?”宅博士沉下脸来,压住怒气转身质问身后的侍者。

  “这……您请借一步说话……”

  和侍者站在走廊的拐角里,宅博士脸色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这种环境的孤儿院里要这样对待一个孩子。

  “不是像您想的那样……本院没有虐待任何一个孩子,只是他的情况有些特殊,这孩子天生就有些健忘,还喜欢搞一些电器和实验,院里的电器被他拆坏过很多,直到上次他弄的那些东西爆炸了,伤到几个孩子我们才……”

  “平时这孩子也不太会交往,其他孩子和他住在一起,也被我们发现过欺负这孩子,把他单独放在一个房间也是对他好……”

  宅博士沉默了,脸色缓和下来,却还是笑不出来。他也终于感觉到了,这所孤儿院无法给予的东西,是让这个孩子按照自己的爱好成长的空间,足够的知识量,让他放心研究的东西,和一个失败也没关系的环境。

  “让我看看他……您可以去大厅等我。”

  “您确定吗……?”

  “确定。”

  “那好……如果他做什么奇怪的实验,请一定要阻止他。”

  “我知道了。”要做的不是阻止他,而是教他怎样才是正确的做法。

  那孩子还在捡地上的晶莹,玻璃尖锐的碎片被他包在手里,像护着什么易碎的珍贵物品。宅博士悄声走近了那孩子,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将他手里的晶莹小心的接了过来,环视四周,破旧的家电簇拥下有个小小的垃圾桶,宅博士去把碎片扔掉的时间,那孩子就已经收拾好了残局局促的站在原地。

  “您好……”

  “你好呀……我叫宅博士,你呢?”

  他走到孩子面前蹲下,望进了他褐色的眼。

  “我叫粗心……”

  “你刚才在做什么?”

  桌子上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宅博士走近了才发现是钢丝绒,方才打碎的玻璃是个烧瓶,他看着粗心再去一团杂乱中翻找一番,又拿出了一个烧瓶来,认真的把钢丝绒一点一点的塞了进去。

  “我在试能不能让钢丝快速生锈……但是试了几次,都没有什么反应……”

  “你是怎么做的?”

  “看书上说把钢丝绒放到烧瓶,然后倒过来让瓶口在液面之下就可以……但是我没有看到什么反应……”他有些苦恼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

  “嗯……是不是没有用盐酸浸泡?钢丝绒表面还有很多杂质和氧化物,如果可以最好还要用蒸馏水反复冲几次。”

  “而且这个反应虽然很快,但也需要几个小时……这里应该没有盐酸吧?”

  让宅博士意外的是,粗心答了一句有的,随后跑到一旁翻找起来,片刻无果,他有些困扰的四处环视了一下,喃喃自语道:“我记得有来着……”

  “没事的,没有盐酸……”

  窗边陡然出现的孩子吓的宅博士收了声,那孩子嘴里叼着一个小布包,身手敏捷的从窗边跳了进来,看见突然出现在房间的不速之客,孩子极快的便摆出了防范的姿态,第一时间把站在窗边的粗心拦在身后,随后,两人便都愣住了。

  这孩子,是在车站那时候……

  “小心……你们认识吗?”

  粗心看着他放下了手,有些疑惑的问到,在他印象里,小心很少会这样对一个人轻易卸下防备。

  “他……不是坏人。”

  宅博士突然反应过来小心是怎么进来的,他跑到窗边一看,顶楼的高度让他一阵眩晕。

  “你是……怎么进来的?”

  “通风箱,爬上来。”

  宅博士定睛一看,从一楼交错安装的风箱确实蔓延到了顶楼,但是……这也太高了吧……稍有不慎……

  “他们不让我进来。”

  小心把包里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用小包的布细心的把小瓶的瓶身都擦了一遍。宅博士突然就闻到了那种熟悉的味道,是盐酸。

  “原来没有了吗?我忘了……”粗心有些开心的拿起了盐酸的小瓶,很快就把刚才的不快忘记了,小心比他高上不少,借着身高用左手替他理了理额边的乱发,得到了粗心几声开怀的笑。

  宅博士看见小心把右手背到了身后。

  “粗心,你还想做什么实验吗?”

  “书上说鬼火也可以做,我想试那个!”

  “这个不行……磷化氢有剧毒,可不是闹着玩的。”

  宅博士看着粗心收了声低下头,忍不住揉了揉他的短发,又补道:“不过如果有通风橱就好办了。”

  于是宅博士眼见着粗心的眼睛亮了起来。

  “哪里有!”宅博士回以一笑,身旁的小心微微蹙眉,他攥住了粗心衣服的一角,有些警惕的看向宅博士。

  宅博士笑了笑没有答话,而是翻了翻小心带回来的东西。“我们可以做个别的。”

  锤形瓶里用过氧化氢和二氧化锰制氧,宅博士一边在燃烧匙里放了些硫加热到熔化燃烧一边心里暗叹这孩子哪来这么多化学试剂,把燃烧匙放到锤形瓶口,宅博士道:“可以把窗帘拉上吗?”

  闻言小心先一步动手拉上了窗帘,本就不亮的室内此时昏暗的看不清东西,宅博士将燃烧匙放进了锥形瓶,于是黑暗的室内,蓝色的焰光梦幻的不可思议。

  “哇……”

  一时三人都看着这簇小小的火焰没有做声,静静让裹着舞裙的火苗在瞳孔中起舞,宅博士觉得喉间有些干涩,无名的紧张让他不敢开口,于是火焰渐渐弱了,他看着这个小小的火苗在他的视线中逐渐摇晃,倒伏,最终化为一缕青烟,他莫名觉得自己如果不鼓起勇气说点什么,这些孩子迟早就会像这簇火苗一般,失去燃烧的空间,早早的冷却,熄灭。

  “粗心……”

  “我知道……你喜欢做实验……也喜欢修理机械,其实我是个机师……虽然我没有那么厉害,但是我可以教你,家里也有很多这样的废弃家电,我总觉得修修还能用……如果你愿意的话……都可以给你,所以……你愿不愿意……就是……”

  他突然发现粗心把手搭在了他的手上,于是他突然就被勇气填得满满的,相应的,那句话就变成了必须说出口的话,带着些许颤抖的期待。

  “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粗心沉默了,借着一点亮光,他看见粗心朝着小心抬起了手。

  “能不能……带着小心……”

  “我在这里被其他孩子欺负,都是小心在保护我……我太没用,只能离大家远一点,不然小心就会去打架……这些旧家电和试剂都是小心帮我找来的,我知道小心的手总是被试剂灼伤,但是我没有办法……”

  他知道?

  宅博士似乎看见黑暗里小心的身影抖了抖,方才他藏起的右手沾到了盐酸,那么多试剂,不知道那孩子的手…

  “我也想保护小心!我不想再看他因为保护我受伤……所以可不可以……”

  宅博士沉默,但不是因为他不愿意。半晌,他又忍不住揉了揉粗心的头,这孩子有时候总让他觉得从心底往外的疼。

  “当然可以。”

  黑暗里,和黑夜同样颜色的孩子将手搭上了粗心的手,你看,像不像他们本来就是如此相握。

  他是不是也握住了小心的手呢。

  于是,当他带着两个孩子找到侍者时,她惊异的眼神被他报以微笑和他们握得更紧的手。

  两个孩子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临走前,粗心翻出了一个魔方,五颜六色的,现在就被小心抱在手里玩,是粗心修好的。走出孤儿院,极少出门的粗心对周围的东西好奇的紧,宅博士突然想起今天碰到小心的时候,他明明要比自己先走一步,但比自己晚到了许多?

  “……迷路了。”

  宅博士无奈想起,好像他离开的方向就是孤儿院相反的方向……

  “要不要去买点东西?”正好路过一家蛋糕店,宅博士想起家里的孩子吵着要吃蛋糕,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喜好如何。

  “喜欢吃什么就拿吧。”宅博士去挑了几个蛋糕包起来,顺便给甜心带了几个新模具,回身才发现两个孩子还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粗心有些欲言又止,见状身边的小心收起魔方,指了指橱窗里的波板糖。

  “那个。”

  “想吃那个吗?”宅博士又确认了一遍,黑发的孩子点了点头,随后便又低头玩起了魔方,宅博士把钱给了粗心,让他去和收银台的小姐姐交流一下,于是认真的孩子抱着使命跑了过去,逗笑了一众店里的人。

  宅博士在小心身旁蹲了下来,这孩子长得高,身量又不显得大,垂下眼睑时就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那个是粗心喜欢吃的吧。”

  “你呢?你喜欢什么?”

  魔方转动的咔哒声回应了宅博士。

  “你珍视的是什么?”

  “粗心。”

  “你想保护他?”

  小心突然放下了手里的魔方,粗心抱着东西朝他们走来,但很快便被身后的人喊住没有找钱,又不好意思的跑了回去。他别过眼来,看着宅博士的眼道:“我想继续保护他。”

  宅博士失笑,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孩子也在怕些什么,于是他伸臂虚虚抱住了他,好在小心虽然僵了一瞬,但并没有推开他。

  “你当然可以继续保护他。”

  “时间太长了,你喜欢的,你爱的,都会慢慢出现,现在我能给你的,就是‘家人’。”

  “从今以后,你来保护他,我来保护你。”

  孩子的心脏跳的前所未有的快,为什么呢。

  是因为那个小小的心房突然多了些东西吗?

  “博士——!”粗心抱着东西跑了过来。

  “我没有忘记零钱!”宅博士笑着把波板糖拆了塑料膜递给了他。

  “我们回家吧。”

  阳光下牵着手的身影像黑暗中的火焰一样梦幻的不可思议。

  “开心!甜心!花心!我们回来了!”

  开心人还没到,笑就先传了出来,“博士!我们有新家人了吗!”甜心接过了博士手里的东西,看到新的模具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主角总是最后一个出场,让我看看是谁来了?”

  宅博士暗暗托住了两个孩子的背,示意他们别紧张,“这是粗心,这是小心。”

  “你们好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开心的怀抱能嘞得人窒息。

  “你要多吃饭啊,这样才能长得和主角一样高。”花心自动忽略了比他高上一点的小心。

  “不如今天尝尝我做的饭吧!”甜心开心的要往厨房走,被尴尬一咳的宅博士轻轻拉了回来。

  “不……不如我们先拍个全家福?”“博士!”

  宅博士讨饶的笑了笑,受住了甜心的一瞪。

  “开心再往左一点……那边是右…花心出镜头了!小心再低一点…好了!”

  宅博士赶紧跑了回来,相机记下了这个刚刚填上新颜色的家最温柔的一刻。

  “等一下,粗心你怎么哭了…?”

  “啊……我没事!”

  突然多出了好多要记的名字。

  “是不是闪光灯晃到眼睛了!”

  小心太高了,有时他总能靠到小心的肩,这次也不例外,他不用回头,因为他知道他一直在那里。

  现在呢?他依旧不用回头,因为泪水模糊的眼前尽是在他心里起舞的人啊。

  “好了好了……都别闹了,该吃饭了!”

  从没让这么多人进入他的生命,万一他记错了怎么办?这对他来说太困难了。

  “笨蛋开心!哪有被闪光灯晃成这样的呀!”

  但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这么开心啊。

  

  —END—

  

  偷偷写在照片后的话:
  1.后来博士发现粗粗的真·爱好是研究武器,然后宅家就变成了炸弹堂(不是
  2.后来博士发现小喜欢吃法国菜(
  3.后来博士再也没收养孩子了(
  4.图来自萌凤!(凤过拔毛
  5.诸君,他强任他强,小心跑酷王(。
   博士:我帮你捡…
   小:(翻栏杆
   —END—
  6.粗粗以前真的会经常叼波板糖嘛!!(哭
  7.让我们怀念一下从前小心的身高
  8.粗粗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么紧张是因为开门的不会是小,小只会翻窗进来
  9.阴面的房间缺少阳光,但夕阳很美。可爱的孩子备受冷落,但仍能起舞。
  10.开心知道有新家人因为博士喊的是“我们”,甜心和花心被领养时也是这样的。
  11.去年找好的要写这个文的材料找不到了,只能重新搞起orz对不起我真的写不好大家浅海不要和我绝交哇!!qwqqqq还有考试加油!!!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