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大概是个长评】关于浅海的“伽小伽个人理解向问卷”加长版发癫

  关于浅海的“伽小伽个人理解向问卷”加长版发癫

 

  △从来没长评过所以根本不算长评只是胡言乱语,什么都吹......

  △实际上是一口安利!!太太在这儿! @浅海行走 文在这儿!!请戳!!!

  △有些地方没有拿出来说不是没什么可说的,是因为还想让大家去看浅海的原文!!!不然我真的,全都癫一遍啊啊啊!!

  首先由于高三修罗期,吃粮都没以前积极,tag也不翻基本全靠亲友产粮和推到首页的粮度日,浅海发这一篇粮的时候我一看字数立刻昏厥——一口超好吃还超大块的粮!!于是抱着要好好吃的心态屯了大概好几天唉,终于能拿出一整块的时间安安静静的读,然后,ok,很ok,没有爆炸,只是被戳到炸都炸不了放下手机静坐三分钟然后被浅海描写的双雄拽进一片眩晕里满脑子都是天哪怎么能这么好啊——甚至读的我又想哭又幸福的想把这份心情分享给全世界。

  所以打开电脑和WPS从头到尾癫一次,不会总结,只是把所有戳到的地方和浅海的双雄理解推给看到这篇的所有人。

  以下所有双引号黑体为浅海的原文内容。

  本篇是问卷向,即需要第一人称来做采访,老实说看到第一人称还是采访向心里咯噔一声,因为第一人称的代入感和采访式的方式可能会出现很多os等问题,但在这方面浅海处理的很好,第一人称不多不少,非常恰到好处,和伽和小的互动也非常成功,全文看下来其实这点也是功不可没的。

  “为了让他俩能够回答问题而不是全程瞪记者,伽和小的话会很多请注意避雷”

  这点讲道理,伽和小的话相比于原作中确实会稍多,但是完全不会有话痨的嫌疑,所有的对话内容都处理的相当好,可以说根本没有废话,在采访式的文中话多且不显得啰嗦,并且所说的话完全符合人物形象,我觉得这点就够我炸的了,语言对于人物形象显然十分重要,而话多显崩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在这点上对本篇大半部分内容全是对话,很多内容都要靠对话也就是双雄的回答中来体现,在这些对话中浅海对于双雄的理解,双雄在浅海心中笔下的形象,以及她对心中形象具体化的表达,都非常到位。这里容我尤其癫一下小,小在这里的对话可以让人读出小说话停顿的那个特点,真的,爆可爱,爆可爱,请自行带入小“伽罗,你 愿意留在 星星球吗”那个时候的语气停顿特征,真的太可爱了我全程死亡。

  随后是正文开始。

  “有些……抱歉。”伽罗说,“虽然,超人们都相当坚强,作为守护者,不断地在成长,但就因为这样,有时候就会忘记,他们能够承受的东西,还是有限的。毕竟,我也曾在少年时体验到朋友的死亡……”

  超人们是特殊的,他们从作为孩子起就拥有超能力,并承担起了保护星球这种幸福又沉重的责任,他们作为孩子在成长,也作为守护者在成长,而我们在把目光与灯光集中在超人与守护者上的时候,就会理所当然的忽视他们还是孩子的事实,他们需要成长的时间与空间,他们也会有不堪重负的时候。

  伽这里说的可能是已经便当的粉毛妹子,也可能是其他人——死亡,无疑是代表了沉重与绝望,而当这份痛苦落在一个少年人,甚至是孩子身上时,对他们造成的打击可能是无法想象的,伽和小都在少年时经历过这种痛苦,所以某些程度上,伽可能能体会到一些战传时期小看着自己牺牲而无能为力的心境,但是只是体会到是不够的,这种体会也有微妙的不同。

    “您会觉得对方比您小很多吗?或者说,他在您眼里还是小孩子吗?

  伽罗稍作考虑后,摇了摇头:“倒也不是。虽然超人们都有孩子气的时候,但我不会因为他们的年纪去看轻他们的能力。只是,我更难把小心超人看作是比我小很多的人,更多的时候,我会把他看做我的同辈。”

  小无疑是比伽小很多的,在伽罗眼里,他是孩子,也是搭档,即使隔着年龄也永远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关系,从感情上来看小根本和伽对等,也就是所谓的“成年男性与成年男性之间的友情。”

  “有时候嘴快,会叫他小心,”伽罗说,“但是我觉得,后面的两个字,是他的一部分——是职责,也是荣耀。是不应该被随便忽视掉的东西。”

  可以了,杀人了,这话要杀人了。我觉得我根本不需要再说什么,就给大家表演个爆炸吧。“小心超人”这个存在,失去任何一部分都是不完整的,就像伽罗,他不仅仅是“伽罗”,也是军人,守护者,宇宙战神,骑士上将,以及亡国将领,缺失一部分固然减轻了他的责任甚至是痛苦,但那样他也就不再是完整的存在,这是他的一部分,是荣耀,是责任,是不能被忽视的东西,即使这些东西会掩盖“伽罗”本身,小心超人也是如此。

  “您眼中的搭档,性格又是怎么样的?

  “不善表达。”伽罗说,“看上去冷漠,但要是和他相处一段时间就会明白,他实际上是个热心、善良,总是在付出的人。相当独立,精神力强大,处理事情时也很冷静,是个了不起的守护者。——说来惭愧,作为年纪更大的一方,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我被他鼓励。”

  看到这里自动联想粉丝围追堵截那一集,伽平时暗中观察+用心体会,对小的内心可以说是在早期其他人对小还有诸多误解的时候就很到位了,了解这样的小,伽也体会到了他包在机械石里的那份独特。

  不是你被鼓励,你们是互相鼓励,完全为对方着想的对等的付出,才会有如今的侠义双雄。

  “……坚定。”小心说,“英勇,正义,有时冲动。重视身边的人,虽然不说。照顾他们,也是用自己的方式。相信的事情,就不会去改变,就一定会去做到,”小心眼神暗了暗,“……即便,需要牺牲他自己。”

  ——但是,您还是会希望对方做自己?

  小心超人点了点头。

  小-理智派-心,一边夸一边也点缺点,可以说是很可爱了(。

  一个问题,如果对方选择牺牲,会支持吗?我猜是会支持的,但支持的前提是真的无法用其他方式解决,用自身的牺牲换对方的存活也不可能的情况,他们会尊重对方的选择。这点可以见s11大结局。希望对方做自己,可以说是很精辟了。

  “伽罗不是没有缺点,我可以说出很多。只是,没关系,也不生气。对大家,都这样。虽然博士很宅,开心很冲动,甜心做饭很难吃,花心很烦,粗心很健忘,但是,我不讨厌。他们是他们,这样很好,”他想了想,“能改掉坏习惯更好。”

  好了,大家体会一下这个语言,代一下小的声音和语气,是不是爆可爱,是不是!!!癫宅家啊!我荧光棒都拿好了!

  “伽罗顿了顿:“舍不得归舍不得,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阿卡斯之前骂我不惜命,好像他们对我的付出,可以被随便放弃一样。可是一个人活得安定,完全不如大家都能够过上和平的日子来得值得。最后要拉上他们替我难受,我很抱歉。”他的神色却是平静的。比起歉疚,更像是某种淡然的坚定。”

  躺平吸氧五分钟,这很伽,真的很伽。分离固然是舍不得的,但抛开这些情感,他们都会选择大义,用个人的牺牲换来多数人的无恙,在他们眼里即是最优选择,即使会对令对方伤心而抱歉,但他们仍然是坚定的。

  “那,对于对方的一些生活习惯,行为方式,这些日常一点的地方,有不满的地方吗?

  “有。观察力很强,但却是路痴,还会梦游,”伽罗苦笑,“在某些方面非常顽固。以前有过敏了却不吃药这样的事情,也不怎么愿意与人合作。现在倒是好不少了。再有就是,有时候不怎么尊重师长。校长留了他的堂,却和开心跑了回来……不过想来,我做学生的时候,也不见得好到哪儿去。”

  另一边的小心超人却只是摇摇头:“伽罗不会影响周围的人,只是按照自己的准则做事。没有什么不满的。”

  ……真想告诉您在那边的,上将先生的回答啊。”

  这段真的笑爆,伽皮这一下很开心。小就是传说中的“我从来没有  去上过课”成绩随心一会儿跟大家一起报零一会优等生高到爆,不过伽小时候大概比小皮多了,某些方面没资格说小的啊伽罗先生!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其实就是在问您,觉得和对方默契高不高。不过,这大概是一个可以跳过的问题。”

  “满分100,给双雄默契打多少?”

  “1000” :)

      “对方对您说的什么话让您最印象深刻?

     ‘不要放弃’

  他曾经和您这样说过吗?

  小心超人愣了一下:“……没有。”他想了想,“有段时间,总听见他这样对我说。”

  一把巨刀,拎出来然大家都体会体会,伽的牺牲对于小到底代表了什么,除了小没人会知道,他心中的所有情感,就像代表坚毅的机械石一样,被冷静的外表一并掩盖下去,如果有人能听到这一切的话......

  小心超人低头看了眼问卷:“……不过情人节。”

  没事我也就是被这句可爱到扔开手机狂叫一分钟而已。

  “——生病就有点麻烦,要吃药,”伽罗说,“他觉得需要那就还好,他自然会定闹钟按时吃。要是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博士嘱咐了也只是做做样子应付着吃。”

  “不过那是我离开之前的事了,从我回来到现在,他没有病过,挺好,”伽罗说,“现在长大了不少,应该不会再孩子气了。”

  社会你小,逃学逃饭还逃药。

  你离开他就病了,借着淋雨发泄情绪是家常便饭,没彻底病倒因为什么,病的没药医又是因为什么。

  就算再长大的孩子,在你们眼里不还是孩子气嘛!

  “真要有矛盾,那肯定是不能妥协的事情,但是不会因此吵起来。和我那次被通缉时一样,他要来抓我,我也理解。”伽罗说,“……只是我没想到,他是为了掩护我而来的。所以小心超人要是在这里,他的答案大约会是——”

  “如果他要坚持,那么我就去相信他的选择。”小心的眼眸平静。”

  我再癫一遍两边切换的连接,真的疯掉,为什么能这么好,为什么。

  伽那时候还真不知道小要做戏,所以第一次见面就是敌人的话其实是本心,可能他下意识的还没把小能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条件信任他这点放在心里,但相信这次之后伽也能彻底知道小对他的无条件信任到底无条件到什么地步了。

  “而且狼也很凶,超凶!所以我也投狼一票。”不知道从哪儿又冒出来一个小心超人,“顺便一说,本大爷是……”——原本坐在对面的小心超人给了他一个手刀:“要讲礼貌!”

  “……对不起我错了我是反叛小心。”

  分身组啊啊啊啊啊大家快看这段分身组啊我简直被可爱到哭泣啊!!!

  “伽罗,总在付出。反过来,却不习惯。不是自己不值得,只是,把自己放在最末位。”

  “——所以,”小心说,“由我去做。”

  我不能在这儿倒下后面还有很多我不能——浅海的双雄观,或者是角色观,真的相当到位,利他主义他们永远会把自己放到最后,挡住所有困顿,阳光再度降临时,他们又默默转身。两个互相牵绊的人,困顿一起面对,也把对方拉进阳光。

  “他会用吗?

  “……会。”小心说,“足够理智,就不会选择无意义的牺牲。”

  非常非常喜欢这句话,尤其这个理解还是由小讲出来的时候。

  “也不是我不相信他的选择——小心超人他,应该是带着理性,做出要忍耐苦痛的决定。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一旦明白了就会立刻去行动。我能感受到他那种想要变得更加强大,想要在风浪面前保持冷静,以此保护大家的愿望。我无法忽视他的愿望,甚至觉得,也许他现在不去学会,以后可能会承担更多的痛苦。以前在阿德里,训练新兵的时候,我们也会这样做。可他年纪还轻,有时候,几乎像是逞强。这是会出问题的。”他顿了顿,“阻止不了他,已经是我作为搭档的失职,我绝不能再做他前进的助力。就算这是他迫切地想要到达的地方,就算我正在这样做,并且觉得对我来说这是正确的路,就算……他最终一定还是会到达这里,也不能。”

  伽罗沉默许久:“也许,我还是会把他当小孩子看待。”

  把这段话完整的放出来,一来让大家体会一下话多的伽,会崩吗?没有啊?根本字字都删不下去。二来这段我觉得完整放出来更能体现伽对小的理解,以及伽的心境,这段实在太精彩,我觉得少截一点都不行,多说无益,请大家体会。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没了,”小心超人说,“伽罗现在回来了。”

  他偏头想了想:“要是,不限于从伽罗那里收到,我希望博士的爸爸能够回来,甜心超人做饭能有进步,然后,天真的相机、古人的琴都旧了……”

  所以小可能,伽罗不在的时候,每年的愿望是伽回来,一把隐形刀??

  我大力吸这儿宅家和分身组,小就是,看似什么都很淡,但其实大家都在他心里,包括所有的细节,一并是他最在意的一部分。

  “是不太一样。”小心说。他看上去在努力组织语言:“最初,有点惊讶。我有一个搭档’。但是是伽罗,就不奇怪了。保护他,也是很自然的事。不是因为他需要我保护,也不是希望他能被保护。”

  因为他是伽罗,因为你是小心超人,保护对方,也许是不需要理由的,只是要那样做,只是不自觉那样做。

  “我希望他活。”他抬起头,目光灼灼。

  ……即便那样的生活里不包括你?”

  我真的很想把全文都拿过来癫一遍,但不行我得克制。

  两个人都只是希望,却不会许诺一直留在对方身边,如果可以,常伴身边。如果不能,即便分离痛苦,他们还是会那样做,不管这个分离是空间上的,还是生命上的。

  “有次要和小心超人一起去做一个危险的任务。临行前,博士说,‘要安全回来啊’。然后我说,我一定会让小心超人安全回来的。可是博士的回答是,‘如果只有一个人安全回来可不行’。如果只有小心安全回来的话,他还是要责怪我的。因为我会让大家、还有小心超人为我担心。”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伽罗已经从小心超人的搭档变成了宅家的一部分,作为家人,就是要为对方担心,就是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有事,因为爱而担心,又因为爱去责备。

  “过往与对方的回忆里最难忘的事情是?

  “遇见他,然后,被信任。

  “牺牲。重逢。”

  “又一次,”两个人说出口的话语重合,“并肩作战。”

  对不起我要和浅海绝交五秒钟,她蓄意谋杀 :)

  “不是没有想喝酒的冲动,但要陷进去了,整个人就完了。”

  “连自己的情绪都没法控制,会让别人也为我的过错负责。这我无法容许。”

  请大家吸爆这个伽,please

  他理智,自制,可能不是他天生就是这样,可能是有必须这样做的理由,而这理由的正面永远是他人,背面永远是自己。

  “伽罗来了之后,我不用去改变原本的生活方式。大家希望我能与人配合,为此参加了各种各样的训练,”小心顿了顿,“可是,伽罗没有,而是选择了适合我的方法进行配合。有不同的地方,但是,不会抵触。”

  是这样的啊,前期的宅家其实不能对小心有真正透彻的理解,微笑训练,拉小心亲近大家,其实都还没有认识到小心真正的需要或是他自己的方式。S10 11这点发生了很大改变,但伽不得不说,在很早很早之前,他就已经体会到了,并且恰好用对了方式。这个恰好,也许并不是恰好。

  “为对方流过泪吗?因为什么而哭?

  “我更愿意和他一起笑。但如果他真的……不在了,”他像是被自己的话语呛住了,“……那我更应该替他保护好这些为他掉眼泪的人,”伽罗自嘲地笑起来,“会有很多人为他哭的……真的到了那样的时候,就当是大家替我流了眼泪吧。”

  而小心超人说:“跳到下一题吧。”

  我现在就在为你们掉眼泪并且希望你们保护好自己???并不想替你流眼泪所以....拜托......

  小这里一句话就暴击我,留白真的恰到好处,我只有哭着打call

  “对方被别人挑衅、侮辱或伤害时自己会做什么?

  “——有的人,只会说。不值得。至于蓄意的伤害,”小心顿了顿,“加倍奉还。”

  “他看上去几乎像个少年。”

  浅海大概有超能力叫一句话暴击。这个加倍奉还小kill me。他看上去几乎像个少年......多说无益我就拎出来给大家体会体会......

  “反过来的话,也不会为对方向您隐瞒事情而生气?

  “不会。他骨子里是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自己能够处理的事情就不麻烦别人,何况他的情况还是他自己最清楚。他也不是故意隐瞒,只是话少动作快,当大家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办完了事。老实说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隐约察觉到他在想事情。若是需要,他也会去寻求帮助,所以我不会多问。

  小心超人第一次在同样的问题上表示了和伽罗相反的态度,稍微沉下了脸去,却不说话。

  所以,您是会生气的?

  小心超人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点头,但是又说:“不。”他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这段仍然,完整截下来。可以理解为“小会不会生气这个问题在他心里有了矛盾,理智告诉他伽隐瞒的事情多半还是为他人,不应该被责怪,但感情可能在反驳。”吗?

  “——有些东西不会变,”小心说,“那才是伽罗。”

  万一他改……

  “揍醒他。”小心斩钉截铁地说。”

  他们会变的,又不会变的。而他们完全能做到坚持对方的坚持,理解对方的改变。

  什么你说不能??没事还有小揍醒:)

  “谢谢。”

  不想把最后这里完整打出来,希望大家都能去看那段完整的......这两个字看完我真的想哭,幸福的想哭,受不了伽说谢谢是从战传来的遗留问题,这里伽这两个字,可能是对小,可能是对宅家,可能是对星星球......

  到这里也差不多癫完了,很希望大家去看这篇,因为我完全癫不出来的,也会有地方说的不到位和说错了,希望浅海不要暴打我...深夜了脑子也不太好使,在2017年最后一天,希望能把这份感情传递出去,谢谢浅海能写出这么好的双雄,2017遇到kb,遇到大家真的很幸运,也很幸福。

  小也好伽也好,他们会继续走下去的,无论接下来的路是什么样的,他们都会坦然面对的,和大家一起,和家人一起,和星星球一起。

  我们也一并吧❤

  一定要吃我安利去看啊!!!!!!我真的想加上tag推给全世界啊!!!

评论(3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