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伽/阿德里】Worship


  Worship
  
  △ooc短打 微双雄有 请勿将“它”带入任何确切的某人
  △时间线
   Lamp→Sacrifice→Fire→Ares→Worship
  
  在梦中即能找到追求之物吗?在梦中即能寻得安宁吗?一个声音问道。
  
  坠入一个不知真伪的梦境中是非常简单的,简单到灯光暗些,星更亮些,他便自然而然的逐着那几不可查的渴望猝然下坠,隐约的不安中,好似有什么托住了他,怀抱温暖,带着他熟悉却陌生的感觉。
  他应该马上挣脱的,无论是从礼貌还是戒备的层面上来讲,可不知何时袭来的如潮水般的倦意甚至让他连睁眼都做不到,也可能是这怀抱太过包容,温柔的竟让他眼底微涩。
  长久以来,他像无根的风,也像无垠的海,早已习惯漂泊与包容,而现在他却被拥入了更为广阔的一片天中,由风变为株根植于地的草,由海变为条栖宿于水的鱼。他想挣脱,但却被温柔又不失耐心的安抚。
  
  他仍在下坠,只是有了依托。
  
  “睡吧……”他听见它说。“你已经太累了……”那声音敲在他心上,奇异的很,每一个字都在不停的变换声音,有他熟悉的,也有陌生的,就像他在阿德里的街道与每个人擦肩而过,所有声音就在不经意间从他和整个世界的缝隙流淌而过,而现在又在这个声音里慢慢回溯,他想辨认出一二,但他立刻又发现这实在难以做到。
  “先忘掉吧……”忘掉什么?
  “让你痛苦,自责的一切。”他发觉自己并不需要开口,朦胧的混沌间,他想,忘不了的。
  因为美好,所以忘不了。因为痛苦,所以忘不了。如果是因为自责,便更不能忘。
  “灾难,死亡,爱……都不该回忆……”它的声音离他更近了些,不断跳动的声音带着令人心安的宽慰。
  可我不能,就算所有人都忘记了,我也不能。
  忘记历史即是背叛,否认罪责即为重犯。
  “只是现在……在我还能在你身边的时候……孩子……”它的声音在他周围飘忽回荡,时远时近。
  伽罗不由自主的蹙起了眉,又被什么轻轻揉去。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只是刻在灵魂深处的它饱受灾难与战火,庄严中带着肃穆,包容中又带着坚毅。
  “庄严与坚强,只是为了抵御外来的觊觎,而不是要对孩子们铁面相向……”
  “您到底是谁?”他挣扎着想要抓住什么,却只能触碰到一片虚无,可越是这样,他便越是焦躁,心底的声音仿佛在提醒他,这就是最后一次抓住它的机会。
  “我本没有名字……”他终于睁开了眼,一团光将他于无尽的黑暗中包裹,他想去拥抱它,可那些光却像破碎了一般渐渐消融,而他无力挽救,就像他无力挽救那个星球一般。
  “你们诞生在这里,也消亡在这里……你们战胜了自然,也被自然赋予灾难……”
  
  他仍在下坠,只是没了依托。
  
  “等一下……!”
  “我该走了……”它像真正的光一样。
  “是你辛苦了……孩子……”那声音终于四散消匿,在他的梦境中再难追寻,亦在整个宇宙中,永远杳无踪迹。
  “不——!”
  他抓住了什么,也彻底睁开了眼睛。
  不,不是他抓住了什么,而是他伸出的手被人紧紧握住了。
  小心超人暗色的眼中映着他颤动的瞳孔。
  他将他的手覆在了他的眼上,轻而易举的遮去了他仅有的光,寂静与漆黑之下,却反而莫名的让他觉得更加明亮。他的手干燥而温暖,就这样切切实实的触碰着他,恍惚间他想抬手去真切的感受他的存在,小心超人却将他头上汗湿的发抚了过去,顺着势将他半强迫的按回了床上。
  
  在梦中即能找到追求之物吗?在梦中即能寻得安宁吗?他听到自己问道。
  
  “睡吧。”黑暗中,那孩子眼中的光亮的出奇。
  “你已经太累了。”
  
  
      —END—
  
  
  
  阅后即忘:
  1.实在太想看阿德里对伽说辛苦了,然后再永远离开伽,离开这个宇宙。
  2.它是阿德里,所以是“什么”而不是“谁”,声音就是阿德里星过去与现在的所有居民的声音,也没有自己的实体形象,非常规拟人,所以没有标拟人。
  3.还有想看小半强迫伽休息,癫到最后还是双雄。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