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阶高仿魔方

一块沉迷开宝的自留地
全是癫开宝的言论没有别的
灯泡老板那批劣质魔方中的一个
主吹双雄 全员吹 反派吹
脑洞清奇言论过激 不打tag自己癫看见全随缘
Hero&Superman

【小/宅家】独居三十题 1-5

  独居三十题 1-5

  题目作者:贴吧@在河之狸

  △题目有改动

  △是无聊的现代日常,主小/宅家

  △宅家可能都是天使

  △ooc ooc ooc 无cp亲情向
  

  1.速溶咖啡

  五点半醒来,六点起床,右手拉窗帘,每天都是如此。

  不被太阳猛然晒一下是清醒不过来的,但良好的作息依然让他除了宿醉那些特殊情况外都能准时醒来。昨晚叠好的衣服放在枕边的床头柜上,依然是习惯的色调偏暗的衣服,与从前的区别大概只在穿在校服内与校服外。

  从他大学毕业算来有半年了,自己一个人来到另一个城市,开始像大多数应届毕业生一样面对社会和工作,他本应该和所有人一样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只是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这个其他人里就包括收养他的宅博士和四个兄弟姐妹。

  水滴从脸颊滑向下颔,再滴落回水池,小心抬起头,简单检查了一下仪容,他的肤色很健康,五官也很端正,只是常年缺少表情吝啬表达,而这着实对他产生了诸多影响,但这并不是朝夕能改的事情。

  冰箱上的便签是前主人贴上去的,不厚的一打露在外面的一张已经有些被阳光晒的褪色,但他没有揭,也没有记些新的东西,冰箱门的开阖间将少许灰尘震下,阳光下飘飘忽忽的不见了。牛奶没有了,而他忘记再添。事实上一星期前就应该再添了,但没有家人的督促和记得照顾喜欢喝牛奶的家人们,他就心安理得的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每天早上重复一次无奈拿出速溶咖啡的戏码。

  等水烧开的时节他去把面包塞进吐司机,再去把昨天那条裤子里的钱包和钥匙拿了出来,回来的时候还能对着水壶发会儿呆。他们兄弟几个并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都出自同一处孤儿院,开心和甜心是最开始被领养的,随后是花心和粗心,他则是最小的,也是最晚加入宅家的。那个时候进入宅家前的记忆都模糊不清,只能依稀记得……

  “——”水开了。

  深褐色的颗粒倒进滚烫的开水,转瞬消失不见,冒着热气的咖啡色和牛奶的纯白色截然相反,连味道也天差地别,从前他养的猫最喜欢鸡蛋牛奶,但自从它走后他就没再做过。把咖啡端过来的空档,吐司机也发出不大不小的一声提示音,把吐司和咖啡放在一起晾着,小心转身去水池边清理昨天的餐具。忘记泡的后果就是咖啡渍粘在白色的杯壁上,有些难清理。

  吐司和咖啡的香味已经飘满整个厨房,小心甩甩手,也没打算再煎一个蛋,慢条斯理的啃起了吐司。深红的眼瞳放空,他又开始想起大学那时候,他们四个男生还在一个寝室,家里唯一的女生在几楼之外和他们遥遥相望,从七八岁开始就在一起生活的他们面对毕业后的分离都十分迷茫和无所适从,不管表没表现出来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吗?当然。

  只是他向来不善表达情绪,不论是悲伤还是怀念,只会在心里一圈圈盘旋,而永远不会变成面上的眼泪,口中的不舍。他当然是习惯和喜爱和家人共同生活的时光,也不似家人想象中的喜欢独自一人,所以即使到现在,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的认为他是最能适应独居生活的,毕竟他看起来就是那样。

  剩下的小半杯速溶咖啡被他倒进了洗手池,拧开水龙头冲淡深褐色,再简单整理一下厨房,临行前打开手机看了一下天气预报,不仅晴,还可能热的发闷。确定不会潲雨,才打开客厅和厨房的窗户,生活中的小事总要受过教训后才会记得,从前甜心的细心总会省去很多麻烦,大学里他们四个互相提醒也能好上很多,但独居时的一切就只能靠自己提点,不清楚的就要了解,不会的总要去学。背好昨天整理好放在门口的背包,路上总会耽搁很多时间,这也就是每天必须提前出发的原因。

  临走前小心回头环视了一下这处租来的房子,采光极好,南北通透,三室一厅,他自己一个人住除了书房还多出一间客房,现在用来放些杂物。好在这套房子离市中心有些距离,博士和房主也有些交情,否则以他现在的经济能力根本交付不起房租,虽然他现在也仍然要为房租忧心。

  回身关门落了锁,绕到超市的时候顺手买了一包薄荷糖,咖啡的苦味无论多少次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最后一次了,他在心里默念。

  第二天早上的小心打开冰箱,几袋速溶咖啡好像在跟他说“来吧朋友我才是你最好的伙伴”。

  真开心,他又忘记添牛奶了。

  2.外卖还是泡面

  实习期的毕业生总是很忙的,一边不知道能不能转正,一边又做着只多不少的工作。相比之下,与其待在写字楼他更愿意回家解决剩下的工作,再从电脑桌前抬头是因为天色黯淡,电脑的灯光晃的眼睛生疼。小心起身揉了揉酸疼的腰和脖子,把书房和大厅的灯打开了,整个房子霎时被分为漆黑与惨白。

  天黑的差不多了,也该吃饭了。做饭就不用考虑了,一个人做饭总是麻烦的,不管做多少总会不够吃或者剩下了,再者他并不怎么会做饭。在宅家的时候总是博士做饭的,而这时候家里唯一的女孩子反而被重点监控,一旦靠近厨房就要一级警报,否则全家人都可能要去医院洗胃。

  走去厨房翻了翻橱柜,果不其然没看到任何存货,只有以前的牛奶瓶整齐的码在里面,灯光将屋内的景象尽数倒映在玻璃上,将本就空旷的房子显得更加空荡,小心在倒影与真实间找了好半天才找到自己,在白色的背景中黑色显得有些突兀,又仿佛嵌入其中,毕竟都是一样的单调与安静。

  把自己窝进并不像看起来那么软的沙发内,皮质的表面有些凉,小心划开手机,纠结无果后随便点了一家外卖,付完款才发件商家离这里不是一般的远,管他什么东西总之送到这里肯定是凉了,但也没关系,这么热的天热的也不见得下得去口。刚打算关掉手机就弹出一条新的动态,是花心发了张自拍,还带着妆,似乎是刚结束不久的场照,下面很多人点了赞,似乎比之前还多出不少的样子。让他想起小时候花心还经常因为人气和情书的多少和他置气,但事实上他根本没在意过,也没翻看过任何一封情书,倒是花心还替他深情朗读过几封,外加几句听惯了的感慨。

  花心随了他的性格和追求,去学了表演,凭着出色的外表外向的性格,以及他们几个里最靠谱的情商,一路斩获的粉丝和人气还真不少。甜心从小学习就在他们几个里拔尖,甚至说在同龄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毕业后继续往上考研读博,读书的效率令人发指。粗心喜欢研究武器,毕业后干脆直接跟着博士一起搞研究,目前是离家最近的孩子。宅博士没有固定的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只是个普通机师,但一个人养了五个孩子也没见他怎么吃力,他们记得小时候也经常会有人来和博士讨教些事情,长大后他们才知道那些人不外乎是国防部之类的人士,了解了大概后大家也就默契的都不再多问。

  随手点了个赞就把手机关上了,也就错过了花心立刻发来的信息“你终于会给主角点赞了!主角现在的人气怎么样!”。想了想,还是把客厅的灯关了,点开沙发旁的立式台灯,橙黄色的光芒顿时倍显慵懒,忙了一天的小心在这种灯光下有些昏昏欲睡。捏了捏鼻梁,重新走进书房就被惨白的灯光驱散了大半睡意,片刻后整栋房子里就只剩下敲击键盘的轻微声响。

  3.叫了外卖不敢洗澡

  小心关上了聊天页面,电脑上挂着的工作号还很空荡,甚至比他自己的私人号还少,除了一些工作上需要请教的问题外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即使理论知识的功底丝毫不差,但真正应用的时候到底是不如亲自实践来的有用,一番交流间除了尽力理清思绪还要斟酌措辞,回过神来就已经一身薄汗,棉质的衣服有些黏在身上,在高温的特殊关照下越发难受。

  和开心打完篮球回来仿佛在水里浸过一遍不同,小心向来不在面上显汗,那时候开心一进门一块毛巾就会准确又及时的糊在开心头上,然后再被花心一边捏着鼻子一边踹进浴室,十五分钟后出来就又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开心了,可别怪他们方法激进,如果不这样,开心绝对会顶着汗直接奔向游戏机和零食。久而久之,在大家的督促下,连同宅博士这个破过记录的宅男也被迫养成了夏天进门先洗澡的习惯,在这方面花心和甜心绝对功劳不浅。

  于是小心自然而然的拿上一套衣服走进浴室,随手把身上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顺便去把床单和枕巾扯下来一起塞了进去,单人床的好处就是床单小了不少。

  水液淋遍全身的放松感又让小心想放空思绪,一会儿随便吃点什么就去睡觉吧,不知道冰箱里......等一下...他是不是订了外卖还没到?下意识的飞快反手关掉了花洒,看着已经转了两分钟的洗衣机,发梢还在滴水的小心陷入了久违的纠结。如果现在出去,他不仅一会儿还要换套衣服,甚至还要再洗一次澡。但如果不出去,一会儿送外卖的到了那就十分窘迫了。

  轻叹了口气,小心扯过毛巾简单的擦了一下,随意的蹭了几下头发走出了浴室。

  翻过扣在桌上的手机,底端的LED灯在锲而不舍的闪着光,划开屏幕,只见花心一个人自说自话的刷了半边屏,无外乎就是人气啊粉丝啊云云,最后停在小心不回话的抓狂里。小心想了想,很认真的回了个“嗯”字,同时表达了知道了,你随意,很无聊这三层意思,也不知道花心能读出几层。

  没想到的是花心几乎立刻就回了过来,并且严厉的控诉了小心这种不尊重主角的聊天行为,得到了小心更精简的“...”。小心瞟了一眼时间,已经深夜了,按理来说一般花心这个时间不睡觉是要哭着喊着美容觉没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于是小心嗒嗒嗒敲了几个字过去:“还没睡?”

  那边花心也很快回了过来:“过几天天气不好,今晚多拍了几条。”

  随手把电脑上的工作号退了换上私人号,盯着荧屏看久了眼睛有些酸涩,只在小心揉了揉眼睛的空档,一个视频邀请就弹了过来,定睛一看,是宅博士的。于是小心想也没想就接通了,非常自然的又把花心晒到一边刷屏了。

  “博士。”

  宅博士看着屏幕对面的孩子发梢还在微微滴水,眼下有不明显的黑眼圈,花心最近有些忙,甜心准备考试熬夜读书,他就是想试试这孩子这么晚有没有好好休息,没想到还真的在熬夜。

  “还没睡,又在熬夜了。”

  闻言小心有些局促,又陷入到不知道怎么说话的境地,但却不会表露的很明显,只能抿了抿唇,状似无意的将湿发别到耳后。

  “博士,我……”

  “笃笃笃。”

  真是很赶巧,外卖到了。

  “你先去吧。”

  博士在屏幕那边微微笑道,目送着小心离开屏幕前。依稀能听清传来的些许声音,包括对不起来迟了等等,小心说话声响向来不大,离的远了就有些听不清楚。

  随手把外卖放到客厅的桌上,小心快步走回书房坐了下来,博士的问题立刻接踵而至。

  “又没吃饭?叫的外卖?”

  小心只能无奈的点了点了头,博士看着对面孩子有些疲倦的双眼,也不忍再说些什么,只能再叮嘱两句,让他按时吃饭注意休息。

  关上了视频通话,退出登录,关机,关灯,动作熟练的仿佛程序。

  最后确实吃完了凉透的外卖,重新洗了个澡,又换了一套衣服,关上了橙黄色的灯,把花心拖到了睡着,把自己累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小心把被子拉到下颚,习惯性的凝视窗外比市区明亮的星光,天黑了吗?

  小心闭上眼睛。

  开玩笑,天早就黑了。

  4.喜欢的东西卖光了

  无事的星期六的早上,阳光很好,温度适中,是个应该用来好好休息的日子。但很不幸的是,五点半的闹铃准时守约的把小心从睡梦中叫醒了。因为今天是周六,小心昨晚才敢那么放心熬夜,而就是为了周末能好好休息一下才提前做完了两天的工作,但可惜昨晚累过了头,忘记关上闹铃,导致现在小心对着太阳发懵。

  躺回去蜷了十分钟无果,小心认命的起来把被子铺开,打开窗通风,揉着睡眠不足有些发胀的太阳穴到客厅给自己倒了杯水。夏日清晨的太阳出来的很早,半个客厅都被阳光裹挟进去,偶尔有飞鸟落在窗檐上,啾鸣着再飞远,还没有被烤炙的街道难得有些可人。

  再去烧一壶水冲咖啡,把面包塞进吐司机,今天还来得及煎个蛋。趁着烧水的功夫去把手机拔了充电器,本是随意的翻阅竟然真的让他看见了新消息。

  粗心邀请你加入群聊。

  点了同意,翻看一下群成员,暂时还只有粗心和甜心,他刚进去没一会,甜心就发来了消息:“小心醒的这么早?”

  甚至粗心也出来说了声早安,没等小心疑惑粗心就解释说昨天博士让他明早建一个群组,但他怕忘了所以半夜就建好了,粗心昨晚研究武器组装图一看就忘了时间,甜心通宵看书,按她的话来说没有什么难的,只是需要花时间读一遍画画重点。和这两个人一比小心也觉得没那么累了,干脆靠在餐桌旁看他们俩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偶尔附和一句,顺便猜猜是花心先进来还是开心先进来,其实谁都知道开心肯定会最后一个,毕竟开心这么多年来早起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甚至在不熬夜的情况下还能直接睡到第二天晚上。

  “对了,小心,要不要我给你寄点我新做的甜品?”

  “......”对不起,他想退群。

  果断把手机扣在桌面上装作掉线的样子,十五分钟解决好早餐,想了想既然起的这么早不如去超市一趟,免得再像昨天一样,顺便永远和速溶咖啡说再见。

  清晨还比较凉爽,足跟在地面敲击的声响回荡在走廊,天生脑袋里缺个地图的小心又绕了大半个小区。超市是24小时营业的,小心到的时候正好赶上换班,超市里冷气开的很足,待久了甚至有些觉得冷。为了避免意外小心先去拿了一打牛奶,再顺便买了些生活必需品,绕过几个货架,远远望去原本放着魔方的货架已经清空了,小心再去问了问正在戴围裙的店长,得到没有的答复后无奈的随意拿了些其他东西,去付款的时候发现东西买的有些多,店长很善解人意的说可以先放在他这里,一次性拿走实在是有些重,小心想了想,谢过了店长,还是一次性都拿走了。

  回去的路上有些远,等小心打开家门的时候手臂已经有些微酸,整理好所有东西该放到冰箱的放冰箱该收进柜子的收进柜子,这才再有空打开一直放在餐桌上的手机,花心已经进群了,在狠狠的嘲笑最晚的开心,博士也在,过了一会儿开心也来了,估计是被博士叫醒了,小心也敲了几个字表示自己掉线回来了,人齐了,博士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们要注意休息,虽然年轻但也不能经常熬夜,成功得到大家一致反驳,大概是大家小时候也没见博士少熬几次夜,通宵好几天也是常有的事,那时候他们也轮流督促博士睡觉,也没见博士多听话。

  闻言博士哭笑不得的无法反驳,只能表示那是为了科研为了事业为了国家做贡献,被花心直接打断说半夜看见博士在实验室抱着桃子姐姐的周边打call,把综艺节目和新闻一集不落的统统轮一遍,噎得博士差点退群,大家又乘胜追击,开始调侃博士什么时候才去跟桃子姐姐表白再不去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这次博士直接匿了。

  于是大家心照不宣的在心里比了个yes。

  花心一边说着昨天熬夜皮肤都不好了,主角要去做面膜一边发了张自拍忙着跟粉丝互动去了。粗心担心博士伤心,跑去安慰缩进沙发里抱着桃子姐姐抱枕的博士。开心说起的太早一点精神都没有决定打个游戏提提神。甜心打算去学新的菜式,并亲切的询问家人们有谁需要尝尝吗?

  于是群里顿时彻底死寂下来。

  小心唇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是一个自然的微笑。

  周末还有很久,要做些什么吗。

  5.打扫卫生

  如果说这套房子有什么不好的,对于小心来讲就是太大了。他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难免有些多余,更头疼的还是打扫卫生的问题,但不管如何头疼,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去换了件宽松耐脏的衣服,小心从杂物间拿出扫把,先着手把所有房间扫上一遍,平日难以捕捉踪迹的灰尘在阳光里被扬起,又飘飘荡荡的落下,小心直起腰,微微环视一下周围,其实他在家的时间并不多,因此家里委实说不上脏乱,略一思索,小心把扫把归了回去,打算好好打理一下窗户和阳台。

  擦玻璃这种记忆还停留在很小的时候。

  彼时他们在家里胡闹,弄坏过东西,惹恼过博士,但也没见博士对他们怒发冲冠,顶多是和他们讲讲道理,默默把这些东西修的修理的理,再接着让他们胡闹。但在这种包容中长大的孩子们似乎自然而然的学会了将这份爱反馈给彼此,于是几个孩子决定趁博士不在家,把家里好好收拾干净。于是几个孩子有模有样的行动起来,最后的艰巨任务就落到了玻璃上,很显然,他们够不到。

  还是小小的他们搬来了椅子,开心毫不怯懦的爬了上去,接过花心扔上来的抹布,在玻璃上大开大阖的擦了起来。

  “开心,你是不是擦的有问题啊?怎么越来越脏了?”

  “什么!我看不见!”闻言开心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仰头看向玻璃才发现好像确实比没擦之前还要模糊。

  “为什么!我明明擦的很认真了!”

  “这种时候,果然要让主角主场了。”

  花心爬上了椅子,然而还没等站稳,就被突如其来的开门声吓得一趔趄,眼看着就要向后仰过去,最后,是一双手稳稳的托住了他。

  宅博士把花心从阳台上抱了下来,这才松了口气,方才一开门就看见花心要从上面折下来,脑中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飞快奔了过去接住了他,还好,赶上了。宅博士一抬头就看见五个孩子都低着头,本就没多少的情绪也统统烟消云散了。

  “不是说不要爬高的吗?”依旧是柔和的语气。

  “我们想打扫一下卫生,给博士个惊喜...”开心紧张的攥住手侧的衣服,“博士,我们以后会小心的...”甜心拉着一旁还在状况外的粗心,还没等再说些什么,就被宅博士轻轻用一个揉头的动作打断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担心。”宅博士缓缓扫过五个孩子,最小的孩子仍然沉默着,但深红的一片后分明流转着和大家相同的情感。“我很开心。”是的,是这些孩子,点亮了他的人生,即使看上去多了无数麻烦和担忧,但他确实甘之如饴,乐在其中。

  “真的吗博士!”

  最后,还是宅博士教会了他们要怎么擦玻璃,不能直接用湿的抹布,而是要用干的东西再擦一遍,这样才不会留下痕迹。

  小心看着眼前被水渍模糊的玻璃,纸巾划过间复又变得剔透,倒映出他嘴角的一丝弧度。窗外与屋内的景象相互堆叠,打开窗,似乎有若有若无的呼唤传来。最后小心才发现,这呼唤是他内心无声的呐喊,于是他打开了手机。

  “谢谢,博士。”

  粗心端过来一杯凉茶递给博士,有些疑惑的看着宅博士拿着手机微笑的模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竟然也自然而然的跟着一起微笑起来。宅博士打了几个字,复又放下了手机,接过凉茶惬意的窝进了沙发里。屏幕上是几个不明就里的字,但小心偏偏看懂了,或者说,只有他们能看懂。

  “我很开心。”
  
  
  —TBC—

  
  6-10

评论(3)

热度(49)